【許總講故事】——國基海外創業史(三)

穿越撒哈拉

       在蘇丹工作那段時間的后期基本上都是在等新的原材料發貨運輸,自由的時間相對充裕一點。我那個時候比較年輕,有一種探險的沖動,因為從蘇丹北部一直到埃及,全是撒哈拉大沙漠,我就一直有一個心愿,來一次穿越撒哈拉沙漠之旅。當我把我的想法跟他們國防部的一個高官說了以后,他們既理解我的想法,又擔心我的安全,因為那個時候正是蘇丹全國動亂期間,沙漠地區有八個游擊隊經常搞叛亂活動。他一直在提醒我安全方面的問題,當時我對戰爭可能會帶來的影響并不是太重視,最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下,高官給我派了兩名持槍的軍人,一個負責保護我的安全另一個開車,還給我們安排了一個軍用的大越野車。由于天氣、環境都比較惡劣,我們準備的相對比較充分:一共帶了六桶純凈水,還帶了幾袋餅干作為路上的飲食。為了盡早趕路,我們凌晨三點就出發了。懷著激動的心情,我的撒哈拉之旅開始了。


      如果我們沒有經歷過,真的是難以想象它的真實模樣,首先撒哈拉沙漠的外圍,它的沙子全是白色的,再往里邊走,就這么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幾個小時以后,它的沙子是黑色的,就像煤一樣閃閃發光。再繼續往前走,走到沙漠的核心部分,沙子才是金黃的。并且整個過程當中是幾個小時不見一個人,不見一輛車,只有一條路,只能一直往前走。在沙漠里偶爾有小河道的地方會有幾個小土房子,當沙浪刮過來的時候房子就看不見了,再刮過去房子又出來了。幾個小時的車程,全是這種景觀,有些時候你在沙漠有道路的兩邊還偶爾會看到各種大大小小的金字塔。我們走到撒哈拉核心地帶的時候,當時因為年輕總有種沖動就是我一定要帶回去點撒哈拉沙漠的沙子作為紀念,為了帶沙子,也為了欣賞這種景色,我叫同行的人坐一邊去睡覺,我自己開車。當我開著車穿行在一望無際的沙漠里,周圍沒有一個路人,沒有一棵樹,沒有一滴水。在這種情況下,當時我心里也有點害怕,害怕啥呢?因為我想起了去之前對方一直交代的,沙漠里有很多游擊隊,出門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周圍很安靜,我看到兩個當兵的都在睡覺,我自己就感覺有點緊張了,正在這時候,突然“嘣”的一聲,然后我的胸口很疼,我趕緊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胸口,那個時候我竟然想起了電影渡江偵察記當中的一個畫面,就是我方派一個小分隊去突擊,敵人發現了他們,開始瘋狂的射擊,我方的司機中槍以后用手捂住胸口,咬著牙把車開出了危險區,然后司機從兜里掏出來一封帶著血的入黨申請書……我感到害怕,但是仔細想想,我到底是不是中槍了?心里一緩解,又按了按就感覺到沒什么事兒。然后才發現是在襯衣口的一個打火機曬爆了,后面細想起來也覺得真是驚心動魄。


      最后開到沙河了,我一定要帶回去點沙子了,我把車開到沙漠里邊有一片金字塔的下邊,盡管腳上穿的是皮鞋,但是當走到第三步的時候,腳底板也燙的已經走不成了,沙子的溫度原來那么高,只能就是歪著腳走或者用腳跟在那慢慢挪。開始我準備拿塑料袋裝,我讓人幫我撐住塑料袋,準備捧沙子,結果第一捧沙子根本沒有捧起來,太燙了……忍著高溫的灼痛捧起來裝進去結果一放那塑料袋都燙爛了,既然都到了這里不弄回去點沙子總是感覺非常遺憾,所以說還要想辦法弄,最后找了個瓶子,勉強撮了半瓶,趕快又坐回到車上。準備調頭回去的時候,又出了問題,沙漠里面開車的時候,跟平地開車不一樣,操作不好一打方向輪子就陷到沙子里面了,越加油陷得越深,我們被困住了。因為吃不下東西,我們就只能喝水,把六大桶礦泉水喝了五桶,我們三個又不通語言,他們兩個都是講阿拉伯語,我同他們沒辦法交流,只是用手語比劃這一桶水先不能喝是救命水要放著。司機只好跑了很遠的地方站到路邊去等,看有沒有過往的車輛讓他們給我們帶出來。剩下我們兩個就坐到車上,車上不敢開空調,也不敢開發動機,怕車沒有油了回不去,最后幸好是等到一輛越野車,他們所有越野車上都帶著很長的鋼絲繩,幫著我們把這個車給拖出來,拖出來以后等我們返回到我們駐地的時候是第二天凌晨五點,把6桶水喝了個干干凈凈,此次穿越的過程經歷了24小時還多。真是一波三折,但是實現了一直以來的一個夙愿,也算不虛此行。


掃一掃,關注有驚喜

服務熱線:

0371-65553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