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總講故事】——國基海外創業史(四)

坐飛機趣事


       回想起年輕時在非洲創業的日子,再和目前的生活一對比,這個樂趣就出來了,在我們現在的生活中被認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回溯至20年前,特別是身處另外一個國度,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可能。


       由于是與非洲相往來的業務,坐飛機是少不了的一個環節,最初我們去塞拉的時候,還碰上了都已經換了登機牌竟然上不去飛機的情況。當時我們一行幾人,在機場換過登機牌后,閑來無事就打起了撲克牌,時間差不多了,我說趕緊過去吧,其余的人都說急啥,讓他們先排隊,我們最后上,都換了登機牌了,這么著急過去,占座么?我說你還真別不信,有可能真上不去。大家都不相信:這又不是中國的綠皮火車,進站靠推擠,檢票憑運氣,占座爭第一。我看大家都不動,只好又等了一會兒。結果我們開始登機時,飛機竟然裝滿人關門不讓上了,我們都傻眼了,趕緊去找機場的人理論,結果語言不通,說了半天沒人理……最后塞政府給我們安排了總統的休息室,就這樣睡了一晚沙發。


       這是沒坐上飛機的一次,還有一次是坐上了,那飛機讓我們真的是大吃一驚,那飛機的座艙頂棚就如鄉鎮大巴車一樣,下面的座位是一排木凳子,座位上有根繩子勒住自己當安全帶。飛機開起來,門上掛著的一把鎖,隨著氣流的波動咚咚亂響,這情景讓人覺得如夢似幻,故事都不敢這么編。


       那時候我們一起去的有北京城建的一個翻譯,有時候我們會一起聊聊天,一天她說:“人家都說塞拉很貧窮落后,我看可不是哦,他們的技術很發達呀!”我很奇怪她為什么這么說,那女孩說:“我親眼看見的,塞拉的飛機可以水陸兩棲,剛才有一架飛機開著開著就開到水里去了?!贝蠹s一個小時后,就看到了一條貝寧體育代表團飛機失事墜海的新聞,當時我心里想的是萬幸我們沒有坐上這個水陸兩棲的飛機。


       由于飛機老是出事,在塞拉我們還做過輪渡,坐的是那種小木船,在風浪里飄搖,那小船沒法完全靠岸,都是當地人抱著我們從海里直接上船,有一次一個當地人正抱著我準備登船,一個浪打過來我們就被淹沒在水里了,隨身攜帶的兩部手機都掉入了大海。據說到后面中國人只能給小費才能享受被背上船的待遇了。


聽不懂語言不是我的錯


       我們最初在塞拉創業的時候,很多管理層都不懂語言,經常會鬧出來搞笑的事情。

       當時有一位邢總,在開例會的時候批評負責工程的黃經理,你們為啥活兒都干不出來,干得那么慢?老黃也很生氣,你什么人都給我們安排,一點技術都沒有,什么活都不會干,還埋怨我們干的慢。邢總也很惱火,我什么時候給你安排過人,我都不會插手你們的用人。最后雙方吵的不可開交,老黃跑去辦公室拿出來一個東西說這是你寫的條,邢總也懵了,這的確是自己寫的自己的名字,什么時候的事情呢?后來才想起來,有三個當地人找過自己,因為也聽不咋懂,就只會說ok,這三個當地人其實是想找工作,就讓邢總寫了個自己的名字,拿著寫有老總名字的字條去找了黃經理,黃經理一看老總都同意了,那就安排吧……因為語言不通的烏龍真是不勝枚舉。當然,在后期的發展中公司就已經完全避免了語言不通的問題。


       因為語言不通,我們在外面時間長了都學會了靠肢體語言和當地人進行交流,比如去買機票,就做出一個雙手向斜上方伸出,配合一聲惟妙惟肖的“嗖~”對方立即就心領神會了;買雞翅的話就只會說一個chicken,哪個部位呢,就伸出胳膊做出一個砍斷的樣子,對方也能立馬領悟這個表演的真實目的了?;蛘呔褪怯糜邢薜挠⑽膯卧~用漢語的模式進行輸出,比如我和塞拉的一個旅游部長見面交流完他著急趕回家,因為他妻子馬上就要臨盆。第二次我們見面的時候我就來了一句:your wife baby finished?對方聽后捧腹大笑,他完全理解我說了什么,連忙說:yes! yes!其實置身于外語環境里,語言會掌握的比較快,無奈在非洲我在當地民眾的意識里屬于身份比較高的人,他們不敢輕易和我說話,我和政府層面的人打交道的時候,話也不能亂說,也都有專業的翻譯,所以我的語言一直都是屬于我能聽懂但是說不好的程度。



掃一掃,關注有驚喜

服務熱線:

0371-65553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