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總講故事】——國基海外創業史(六)

罷工風波


       塞拉園區在前期建設的時候資金非常緊張,甚至咱的工程師需要的工具鉗子,搭架子用的鐵絲等小物件我都沒有同意去采購,而是讓他們去撿園區的鋼棍和廢鐵絲替代。園區開業三年后有一次有個契機,工程師就問起那時候的情況,我才給了他解釋,錢只有那么點,如果當時買了這些工具類的東西,就買不來建筑材料,沒有工具可以想辦法,沒有材料就沒法兒開工。工程師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當時那么缺錢,那你也沒跟我們說啊。我說:不可能讓你們知道這些,知道了哪還有信心干活了。


       我們當時最長的時候連續9個月沒有發工資,當時大家看這么久都沒有發工資,都認為是不是以后也沒有希望了,所以當時中方員工都在私下開小會研究怎么辦,甚至都研究出來了具體的方案:先把許總的車賣了,湊夠回國的路費,回國后再找總公司要錢,并且都做好了分工,誰牽頭說,誰來配合,時機選在了周一例會的時候提出來。因為我們那時候每周要開會,9個人中有7個人需要參會,他們準備在會上占據主動權。當時我感覺就有點不對勁,一群人老是聚在一起嘀嘀咕咕,我就決定先找個突破口,他們當中有個小伙子負責安保方面的工作,比較年輕,社會經驗少,藏不住事兒,趁他一個人的時候我叫他“來,喝啤酒來”,我打開了兩瓶啤酒就問他你們最近都在研究什么,他趕緊說:我不給你說。我一聽心里就有譜了:準有事兒。我就說你不跟我說不要緊,他們可都說過了。那小伙子一聽就說:不會吧,都說過了,我們討論說周一例會要罷工呢。我細問:都是怎么安排的?他就把分工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跟我說了個清楚。我才知道這些人打的什么鬼主意,我給那小伙子說你好好干,別和他們摻和到一起,工資你放心,如果到時候給不了你工資,我把我家的房子給你,這下你該放心了吧。對方忙說:好好好。


       這下我心里就有底了,他們是周五開的討論會,我們是周一例會,我還有兩天的時間來解決這個問題,這些事情處理起來需要有技巧,先找到誰是牽頭的人,把牽頭的遇到事情最愿意往前沖的人先擺平,然后搞定好說話的,剩下的都是中間派,隨風倒。接下來我就找那小伙子說的牽頭的人小張來喝啤酒,一邊喝一邊問他最近干的怎么樣,他說沒啥事,挺好的,就是干活唄!我說你們不是準備罷工呢么,他一驚:“你咋知道”,我說我不但知道甚至你們的具體分工我都了如指掌,你們罷工是為了啥?不就是要工資么,你放心,好好干活工資一分錢都不會少?,F在主要就是國內外匯管制,錢過不來,所以才發不出工資,我現在給你承諾,工資發不了我把我家的房子給你,你相信我不相信?他忙說那肯定相信。我跟他說你就好好干就行了,別管別人。我問他還有誰,他又給我講了講這些事情的具體安排。這些人當中最關鍵的就是工程師,我叫他過去,先扔給他一盒煙,他平時就愛抽煙,當時我們在那邊煙都是論根兒賣的,所以說一盒煙是很珍貴的,這一下給他一盒煙,他非常高興,忙說一根都行。我開門見山:“老黃,罷工的事情就算了,你們那幾個人也弄不起來,真的罷工了,項目也弄不成,咱們還得灰溜溜地回去。你不就怕給不了你工資么,那幾個月的工資算啥,到時候解決了外匯管制的問題,就按照開始說好的給你們發美金?!崩宵S思來想去,也就同意了。到周一開會的時候大家都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開頭,散會時我問還有事情沒,大家都不吭聲,這個小風波事情就這么了結了。后來我們就按照我給大家承諾過的給所有人結完了全部的工資。在困難的時期,能做到完全不退縮不遲疑嗎?幾乎是不可能的,其實到最后都是信念在支撐著。


可愛的老黃


       那時候真艱苦的狠啊,蚊子超級多,那個頭還大,像個大蒼蠅。我當時用的是白床單,第二天早上醒來一看身下都一灘血,也沒受傷哪里來的血呢,仔細一看原來是蚊子吸血吸得太飽了飛不動被我壓死了留下的血跡。蚊帳里更夸張,數了數一共26只大蚊子,吸血吸得個頂個都撐得飽飽的,打死這些蚊子的時候流的血都能往下滴。因為蚊子泛濫,幾乎每個人都會得瘧疾,俗稱“打擺子”。我最多的時候一個月打三次,一年加起來一共打擺子打了14次,打擺子的時候真是要啥滋味有啥滋味,冷熱都走極端,冷的時候打冷戰恨不得都能從床上彈起來,熱的時候站在水管下面用冷水沖淋都解決不了問題。就這幾乎每個人都打擺子的情況下工程師沒事兒。那時候來說工程師是最累的,結果就他沒生病。我有一次外出辦事接到了醫生的電話說工程師可能得了瘧疾,嚇得我著急忙慌的往回趕,因為當時就一個工程師,他要是病了我們都沒法繼續工作?;厝ヒ豢垂こ處熣谀抢锼X,睡得鼾聲如雷,得瘧疾哪可能睡得這么香,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看了一眼輸液輸的也是葡萄糖,我就叫醒他問:“老黃你沒事吧,你可不能生病啊,我們有多少藥都得用在你身上,讓醫生來給你多扎幾針就好了?!贬t生來了以后按照我的指示夸張地在那演示打針的流程:“啪”“啪”“啪”地打掉那個藥瓶的上半部分,拿針筒滿滿抽了一大管藥,作勢要給他狠狠地扎一針,老黃一看趕緊自己拔了針頭就去干活了。沒辦法,當時他太累了不知道怎么樣能休息,才出此下策,結果這個計劃也破產了。


       三個月后大活兒干的差不多了,我就跟老黃說最近太辛苦了,獎勵你和一個副總去當地的一個著名景區二道河去玩一天,我給你們批經費,讓你們去吃海鮮,怎么樣?老黃很高興。我問還用不用給你們配個翻譯,老黃說不用,你的英文還不如我呢,每天都能在外面跑,我更沒問題。我說可以啊,那還省一個人的費用。一個當地司機開車載著他們去,二道河在當地人口中叫number two river,老黃不知道怎么說這個專有名詞,只給司機比劃游泳的姿勢,意思是去游泳的地方。當地堵車很厲害,當地司機開著車堵了一路堵了快四個小時,大中午的才給他們送到了西非陽光項目上(我們當時在塞拉的公務員房建項目西非陽光就是在海邊,也可以游泳)。車開了那么久,兩個人在車上都睡著了,醒了下車一看,根本不是二道河,跟翻譯溝通半天也溝通不成,一咬牙一生氣直接打道回府了,也沒游泳也沒吃上海鮮。晚上老黃就說為啥你詞匯量沒我多,出去能吃能喝能玩,我就弄不成呢?我逗他說現在你不說我不如你了吧,老黃說我服了,你啥時候學的那么多啊,我跟他開玩笑說你還得三年吧!其實因為他詞匯量大都是專業詞匯,比如建筑詞匯什么的,到了外面該吃喝玩兒的時候,可不就英雄無用武之地了么。


塞拉園區舊貌.JPG塞拉利昂國基工貿園區大門.JPG園區舊貌與落成時的對比

掃一掃,關注有驚喜

服務熱線:

0371-65553095